离挽衾

同人/绘圈/手写
啥都会点的各圈小透明

瞎改的图和歌词
我爱华山.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天都要说一声 梦中情华最美丽
魔镜魔镜看看我 心选华山在哪里
华山 我要华山 梦中情华我爱你

pose pose

梦中情华我爱你

pose pose

为了情华能开心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找到心选华 世界喊到没铜币
梦中情华在哪里 我要多久寻到你
华山 我要华山 梦中情华我爱你

wow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华山华山华山华山
梦中情华在哪里

心选华山我爱你

拜拜 小道长 暗香沧海小和尚
同门姐妹不内销
别来别来不收留

拜拜 水攻石 为了情华当纯奶
碧玺琥珀全加气
醍醐灌顶奶爆你

来来 心选华 宗师绝境我带你
不用开盾我来奶 一枕华胥全为你

来来 梦情华 你还到底在哪里
找到情华日可待 不达目的不放弃!

少儿涂鸦x2

p1文字出自 @沙雕艺术家 谢谢太太!

释然后是今生【七九】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设定为《狂傲仙魔途》中给岳清源送锦盒后冰哥便用心魔剑劈进了异世界
前面有些略借鉴了原著


岳清源还是来了——为赴这一场迟了数十年的旧约,完成一个于事无补的承诺。
明知有去无回,却仍义无反顾,直至万箭穿身。

沈清秋觉得岳清源此人真傻。
但当玄肃的断剑被洛冰河掷于地上时,他还是红了眼,如被利刃割喉般再笑不出声,发疯般向断剑挪去。
捧起那半柄断剑,嘴唇微张想如以往般谩骂,却只得发抖,平日里刻薄话张口就来,此时竟是吐不出丝言片语。

他心中积了多年那千万分怨恨塑起的高墙在顷刻间崩塌。

他一度讨厌岳清源像太阳般年得有些烦人的心肠,小时候认为他傻,后来便怨上了。
却还是依恋着幼时冬日里那人手中的温存。

洛冰河问道:“你可有悔?”
沈清秋的思绪被打断,他这才惊觉之前不过是场梦境,他的双腿还未被剐去。
他本想脱口而出“不悔。”
却突忆起梦中那柄断剑——岳清源不该是那样的下场。
鬼使神差地,他道:“对不起。”

他以为洛冰河会讥讽他沈清秋此等人竟也知何为愧疚,却只见洛冰河怔怔地看着他。
半晌,洛冰河回过神来,突然放声大笑,好久才止住,对着门外道:“好,好啊。你赢了,带他走吧。”心魔剑对着空间一劈,魔尊消失在地牢中。
魔尊毁天灭地,一统三界,千人顶礼万人膜拜,一直求而不得却是一声“错了。”
有了便够了。

一日前,洛冰河从另一个世界回来时,岳清源见了装着“沈清秋”双腿的锦盒从苍穹山赶到。
洛冰河同岳清源作了一个赌:明日他去询问,不用刑,倘若沈清秋有半分愧意,他便随岳清源带人走。
只是他们都没料到这场梦。

岳清源闻声,忙冲入门内,见沈清秋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道:“小九……清秋师弟,你可还好?”

沈清秋不语,只是接过岳清源递来的衣袍披上。
迟疑半刻,他看向岳清源,认真地道:“……我原谅你了。……七哥。”

岳清源一顿,好久,才大梦初醒般笑了,他拉过沈清秋的手,“小九,回苍穹山?”
沈清秋点头,道:“嗯。”

苍穹掌门同清静峰主过往的间隙还是一笔勾销罢。
跨越数十年。
跨越秋府门缝中不安的呼唤与苍穹山上数年的漠视。
岳七和沈九的手终于重新牵在了一起。
亦如那时小小少年。

混更
这个周月考没时间更文emmmm致歉Qaq

“我想保护他。”
花怜太棒了呜呜呜呜orz

笑吟吟依稀淡红衣#笑吟吟渐渐淡红衣
节选摘抄
qwq

【黑泥】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喵仔_用生命在犯蠢:

善待穆玄英:



 深有感触。


錳與清輝:



透明的小羽毛:



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
这句话对同人作者,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




同人是个灰色地带,大家都懂得。




对啊,官方没逼你,读者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为了一点儿热度?
为了寥寥几句评论?
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




不,不只是为了那些。
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才产粮的。
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更新奇、更丰富多彩的世界。
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了解他、喜爱他,然后把这份情感传递给下一个人。
你最怕看到有一天,人们将他遗忘,所以拼命产粮,昭示他的存在。


 


有姑娘对我说过,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没什么人喜欢,故而没有动力。
无论是谁都能明白。
你的产出,有人认同,肯定会欣喜若狂,下笔如飞;反之,若无人问津,当然会失落不已,缺乏干劲。
你的产出,一定程度上也在消磨或者加固自己的热情,因为你是带着全身心的感情彻底投入其中去描绘的。
你何尝想过会有什么回报?
记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好文,只有5个热度,我想着一定要做点什么让作者知道她很棒,于是在文后留言表达了自己的喜爱,那位姑娘看到后激动的回复我说谢谢长评,我当时简直羞愧到无以复加,那根本就称不上什么长评,不到百字还大部分言之无物。
然后,我又对那么简单就觉得知足的作者感到心酸。




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你产的粮又没人吃,你干嘛要产粮?
怎么扛着这样的疑问走下去。


 


走不下去的时候,就停下来想想最初的缘由吧。
你为什么产粮。




我的朋友曾对我说过: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
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的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
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愿与君共勉。